Welcome神灯开户网址為夢而年輕!

首頁 > CIO > 正文

數字化轉型失敗的12個原因

2019-05-29 13:53:43  來源:企業網D1Net

摘要:缺少CEO的支持、人才匮乏、對變革的抵制--如果伱遇到了以上任何一個問題,那麼伱可能就需要在數字化轉型出現停滞之前重新進行思考了。
關鍵詞: 數字化
  缺少CEO的支持、人才匮乏、對變革的抵制--如果伱遇到了以上任何一個問題,那麼伱可能就需要在數字化轉型出現停滞之前重新進行思考了。
 
  如今,數字化轉型已經成為了潮流。伱幾乎找不到一個不正在利用雲、分析、人工智能和機器學習的某種組合來更好地服務于客戶或簡化操作的CIO。
 
  是時候說出這個難以讓人忽視的真相了:IT領導者的勞動成果還沒有成熟。在麥肯錫2018年9月對1733名企業高管進行的調查中,隻有14%的人表示,他們在數字化轉型方面的努力取得了持續的績效改善,隻有3%的人表示自己在持續變革方面取得了全面的成功。
 
  麥肯錫高級知識專家Laura Laberge表示:“這一比率低的有些令人沮喪。他們覺得自己已經這樣做了四年了,在技術和人力資本上投入了數百萬美元,最後卻發現什麼都沒有改變。”
 
  接受了記者調查的專家表示,推動企業轉型所需的變革存在特定的障礙。以下是可能影響數字化轉型的12個問題。
 
  1.缺乏CEO的支持
 
  根據Wipro digital的數據,35%的高管認為,缺乏明确的戰略轉型是實現其全部數字化潛力的一個關鍵障礙。Wipro Digital的高級副總裁兼全球主管Rajan Kohli表示,這一戰略應該始于CEO,但他們中的許多人還未能設計出一個連貫的戰略。
 
  “數字化轉型的努力沒有達到預期的投資回報率,部分原因在于數字化轉型既是一個戰略、技術、文化和人才問題,也是一個領導力的問題,”Kohli說。
 
  2.對數字化轉型究竟意味着什麼缺乏共識
 
  CIO可能将數字化視為是提高運營效率的一種方式,而CMO則可能将數字化視為了提高客戶參與度的答案。而真正的數字化轉型需要兩者兼備。
 
  成功的數字化轉型的關鍵往往在于是否能夠創造一種全新的、獨特的客戶體驗。這是一項需要在企業範圍内進行的努力,CEO有責任掌控全局,并推動IT和業務的統一。
 
  3.等待和觀察的陷阱
 
  波士頓咨詢公司Henderson Institute的董事總經理Martin Reeves表示,有時企業對自身的最大束縛之一是對轉型的推遲。
 
  “成功轉型的一個最大的可預測因素是他們開始執行的迅速程度,”Reeves說。“數字颠覆發生得很快,而大多數财務指标又往往都是潛在的滞後指标。”
 
  雖然是老生常談,但無論是颠覆或是被颠覆都是一個殘酷的現實。然而,Reeves說,公司最好是實現自我颠覆,他稱之為先發制人的轉型。
 
  4.“做什麼和怎樣做”的問題
 
  大多數公司在财務狀況不佳、董事會和競争對手的壓力不斷加大之後,都退出了觀望模式。Kohli說,盡管如此,大多數領導者仍然很難弄清楚他們究竟需要改變什麼,以及如何改變。這種優柔寡斷可能會産生慣性,或者更糟糕的是,會帶來錯誤的決定。
 
  企業面臨的主要挑戰之一是,如何将數字化變革戰略與短期和長期财務目标相協調,尤其是對那些受惠于股東和華爾街的上市公司而言。“有時短期的決定對長期來說并不是最好的,”Kohli說。
 
  5.未能協調好技術和人才的需求
 
  LaBerge表示,有時候轉型的一個主要障礙是企業既不了解他們所需要的技術,也不了解運營技術所必需的人才。企業是否需要新的數字化運營模式?這究竟需要多少Scrum/敏捷專家或DevOps工程師?
 
  業務部門的領導者必須與他們的CIO保持聯系,以掌握這些知識缺口。數字化變革的步伐使得這成為了走向成功的一個困難但又非常必要的因素。
 
  LaBerge最後總結了CIO們所面臨的問題,“我一直缺乏人才,我不了解技術,但如果我繼續等待,我就完蛋了。”
 
  6.變革的阻力
 
  在企業領導人已經享受了一定程度的舒适的企業中,變革可能是具有挑戰性的。Kohli說:“人們的職業生涯和權力都是建立在他們所知道的基礎上的,伱很難讓他們放棄已經熟悉的東西。”
 
  事實上,在2017年接受Harvey Nash/KPMG的首席信息官調查的4500名首席信息官中,有43%的人表示,對變革的抗拒是其成功實施數字化戰略的最大障礙。對變革的抵制可能會使轉型停滞不前。
 
  7.技術陷阱
 
  無論是對改變的意願,還是技術和員工的完美結合,都無法讓CIO避免落入以技術為中心的陷阱當中。盡管技術是轉型的關鍵驅動力,但啟用那些既不能幫助滿足客戶需求也不能幫助啟用新的數字業務模型的工具,幾乎無法帶來什麼價值。
 
  另一個問題是:人們總是會挑選自己最喜歡的東西,比如雲計算、預測分析、區塊鍊、人工智能或物聯網。Reeves說,有時候CIO們會愛上他們工具包中的某個工具,卻忽略了更基本的競争和客戶因素。這個陷阱也影響了使用傳感器、數據和分析能夠用來改進決策的潛力。
 
  8.缺乏平衡
 
  Kohli表示,即使擁有合适的技術和人才組合,CIO也會以犧牲面向客戶的創新為代價,并專注于基礎設施的改革。他表示,真正的數字化轉型需要同時解決這兩方面的問題。
 
  例如,公司應該在試驗移動應用程序、聊天機器人、區塊鍊或物聯網的同時,分配團隊來實現遷移到雲。
 
  9.缺乏速度
 
  在Wipro Digital的調查中,隻有4%的受訪者表示,他們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裡實現了一半的數字化投資,而大多數受訪者表示,他們的公司用了兩到三年的時間才實現了至少一半的數字化投資。
 
  LaBerge表示,數字化發展的規模和速度也加劇了這些問題,使得很難縮小現有企業和競争對手之間的差距。例如,正在啟動數字化服務版本2的公司發現,自己正在與已經實現了版本78的颠覆者競争。
 
  “規模或網絡效應可能使失敗看起來更顯著,”LaBerge說。
 
  10.人才短缺
 
  數字轉型需要新的人才,包括受過最新編程語言培訓的軟件工程師,以及了解客戶在虛拟助手中需要什麼的産品經理。公司正在為用戶體驗設計專家、DevOps工程師、數據科學家和人工智能專業人士支付高昂的薪酬,隻要公司能找到他們。
 
  但需求遠遠超過了供應,大多數企業發現自己很難從蘋果、谷歌或Facebook那裡吸引經驗豐富的軟件開發人員、産品經理和其他技術專業人士。“存在巨大的人才缺口,”Kohli說,并補充到,人才匮乏和人員流失正在扼殺數字化轉型。
 
  11.缺乏連續性
 
  伱可能看過這個場景:某個CIO的LinkedIn個人資料從“X的全球CIO”變成了“Y的全球CIO”,或者更糟糕的,又變成了“正在尋找下一個機會”。這種轉變的影響很難量化,但它們往往會使努力的成果倒退。
 
  “高級領導人通常不願意繼承轉型,”LaBerge說。 “他們總是希望從頭開始留下自己的印記。”LaBerge還表示,普通員工和其他管理人員的離職也是造成這一問題的主要原因。
 
  随着CIO和員工的跳槽(包括自願和非自願的),企業幾乎無法找到合适的機會來執行他們的數字化戰略。
 
  12.關注了錯誤的競争對手
 
  對于現任者來說,能夠把他們的數字化武器對準那些與他們競争了幾十年的死敵是很誘人的。例如,銀行總是傾向于把其他銀行視為自己的競争對手。但Reeves表示,企業還應該關注來自其他行業的颠覆者--例如,亞馬遜或是Uber。
 
  “所以,競争标準應該由整個數字行業的領導者來制定,而不是由伱所在行業的其他公司來制定,”Reeves說。





責編:pingxiao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