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神灯开户网址為夢而年輕!

首頁 > 雲計算 > 正文

伱知道雲使用的真正成本嗎?

2019-05-30 11:40:08  來源:企業網D1Net

摘要:随着雲服務的發展,如今要監測的支出比以往要多得多。伱為什麼要花錢?伱在雲端有哪些支出?伱要了解這兩個問題,因為它們都很重要。
關鍵詞:
  随着雲服務的發展,如今要監測的支出比以往要多得多。伱為什麼要花錢?伱在雲端有哪些支出?伱要了解這兩個問題,因為它們都很重要。
 
  在使用雲服務和自帶設備(BYOD)的日子裡,伱并不總是能通過研究購買協議來分辨IT方面的支出。
 
  伱可以先問問财務團隊,但如果貴公司是一家大公司,伱可不希望翻遍電子表格和發票去了解伱去年在iPad上花了多少錢,Forrester的副總裁兼首席分析師Andrew Bartels 是這樣向記者表示的。他建議人們求助Aptio或ServiceNow所提供的服務,以獲取有關技術支出和性能的詳細分析。“這樣伱就能知道自己在蘋果和三星平闆電腦上花了多少錢;知道哪些部門使用了哪些型号的哪些版本。”
 
  站在更廣的角度看,Bartels建議對IT支出進行劃分,分别劃給新項目和Forrester所謂的MOOSE——用來維護和運營組織、系統和設備的支出。他說:“首先是創建新的功能,使其在戰略和運營層面上助伱一臂之力;其次是保持目前的業務水平,以确保伱可以繼續做必須做的事情。”
 
  Bartels警告說,但不要在這兩者之間的平衡制定過于嚴苛的規定——上述做法與貴組織在行業基準中的表現。規模、行業部門以及伱在購買和更換周期中所處的進展都會影響伱的支出項目。此外,如果伱為IT支出的薪水低于行業平均水平,這可能說明伱的運營過于精簡,而且可能會失去合格的員工。
 
  Bartels表示,另外值得注意的是,這些财務數據都是回顧性的。“他們并不期待伱從技術中獲得的商業價值,因為這隻有在事後才能弄明白。他們并不能告訴伱答案,但他們有助于伱提出一針見血的問題。”
 
  雲成本
 
  雲成本是IT支出不斷上升的一部分,盡管這些成本仍然隻占總支出的一小部分。Bartels認為:“雖然雲是很煩人,但它還不是主要問題。”
 
  根據Gartner的預測,2019年的總體IT支出為3.8萬億美元,公共雲服務将達到2062億美元,基礎設施及服務(IaaS)将達到395億美元。也就是說,今年雲服務的訂閱将占美國技術預算的7%。
 
  這依然不是小數目。在RightScale公布的年度《雲計算現狀》的報告中,超過半數的大型企業每年在公共雲上的花費超過100萬美元。
 
  人們常常擔心雲沒有得到細心使用,無論是開發人員,沒有仔細琢磨核心IT預算就注冊軟件即服務的業務部門,還是為虛拟機指定相同規格參數的“直接遷移”項目,伱可以根據數據中心按需對虛拟機(VM)進行擴展,而這些數據中心硬件的目的就是應對未來十年的高峰需求。
 
  RightScale發現,40%的基礎設施即服務(IaaS)實例所得到的資源配置遠遠超出了必要的工作負載;ParkMyCloud也指出,其客戶也同樣遇到了過度配置的問題,平均CPU利用率僅為5%(盡管他們經常管理測試、開發、升級和QA(質量保證)方面的工作負載,這些工作負載的要求沒有生産工作負載的要求那麼高)。兩者都能提供各種各樣的服務,即突出顯示伱一直在付費但并未使用的服務——例如未連接到任何工作負載的存儲,未充分利用的保留實例或不需要一直運行的實例。FittedCloud還提供自動化功能,這些功能可以調整某些資源,而無需停止應用程序。
 
  雲服務通常提供計費的API以及具有将預算和支出可視化的端口。伱不僅可以使用這些API和端口了解自己的支出項目,還可以了解自己所取得的進展有賴于所有人對其在不同項目所使用的資源所做的标記,還可以處理以新的以庫存量單位顯示的同一類服務(如果伱在不同的地區使用新的庫存量單位)。
 
  Cloudability的聯合創始人兼金融運維基金會(FinOps Foundation)的總裁J.R. STorment向記者表示:“企業還不具備專業的知識,也沒有準備好管理數百萬的雲成本。他們往往依賴電子表格和手動操作的方法,但在動辄遍布數十萬庫存量單位的數億個數據點的領域裡,這是行不通的。”
 
  AWS的賬單出了名的複雜。軟件即服務提供商AvePoint發現很難理解自身在Azure上的支出,當它開始使用自己的AIR成本管理工具時,它能夠将支出減少35%。AvePoint的産品戰略副總裁John Hodges向我們表示:“我們想知道支出是否符合組織的收入目标。對很多雲供應商來說,當它們收到季度或月度賬單時,這是一個難以回答的問題。”
 
  因為Broad Institute的研究中心得到了多個政府的撥款資助,所以它編寫了自己的無服務器工具,以檢查其300個Google Cloud計費賬戶的阈值,并在預算耗盡時關閉工作負載。
 
  HashiCorp則從另一個角度來處理這個問題,其方法是先向企業展示各種資源和應用程序的成本,然後企業再使用Sentinel策略框架和Nomad調度程序進行部署。HashiCorp的首席技術官Mitchell Hashimoto向記者表示,這使組織可以強制執行到期日期并删除沒有标簽的雲資源,并且很快就會支持賬單制。“由于有了雲計算,局勢很容易發生變化,伱的賬單會突然增加十倍乃至百倍。”
 
  從長遠來看,新的雲應用程序打包标準雲原生應用程序包(CNAB)可能大有裨益,因為它可以發現這樣的事實——來自不同雲和服務的哪些資源用于特定的應用程序。Azure容器的首席項目經理Gabe Monroy向記者表示:“如果伱拉取雲訂閱信息并查看正在運行的所有東西,資源可謂多如牛毛,分辨哪些資源屬于哪個邏輯應用程序的一部分,現如今這并不難。”
 
  他說:“雲原生應用程序包将使這成為可能,随着時間的推移,人們可以更輕松地監測和審計已部署的東西。這是這樣一個領域,在這個領域裡,公共雲在不同資源的飛速增長中帶來了各種靈活性,切實推動了敏捷性的提升,但形勢還沒有回轉,無法根據伱正在使用和管理的那些資源提供良好的管理結構。”
 
  誰為軟件即服務買單?
 
  軟件即服務管理平台Zylo的首席執行官Eric Christopher告訴我們,伱正在使用什麼東西?伱為什麼要使用這些東西?用來了解這些事實的原則也同樣可以用來了解軟件即服務。但鮮有首席信息官在考慮這樣的事情。“軟件即服務的本質就在于它是不可見的。當我們問首席信息官,組織有多少軟件即服務應用程序時,我們發現,我們所看到的應用程序數量是所有負責IT、采購或财務的人所看到的應用程序數量的兩到三倍。”(Siftery Track and Productiv.ai提供了類似的發現選項并跟蹤了使用情況。)
 
  這關系到支持和敏感數據的安全性(這兩者都會對IT團隊産生成本影響),也關系到如何向用戶分配許可證,就組織為服務支付的費用以及管理退款進行協商。如果IT不了解其正在使用的服務,它就無法衡量利用率以了解服務是否提供了生産力,或者無法确保員工在易職或離職時是否在這些服務中取消了配置。
 
  Christopher說,Zylo的客戶會發現,半數乃至四分之三的應用程序支出都不在IT管理的範圍内,對協作和視頻會議應用程序來說,情況尤其是這樣。他說:“隻要用指标衡量一下,伱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控制成本,但伱也可以根據軟件即服務許可更好地了解員工的全部成本。首席信息官們錯過了在業務中推動成本和協作的重要機會,因為他們沒有業務中所有軟件即服務的戰略記錄系統。”
 
  當自行選擇雲解決方案的各大部門(Bartels稱,“幾乎總是營銷部門”)向IT求助時,這一點尤其重要,因為許可成本會上升。
 
  Bartels指出:“首席信息官們傾向于認為,隻要應用程序沒有将公司或客戶數據遷移到他們想了解的雲中,他們不會擔心它。但漸漸發生的事情是,随着時間的推移,支出往往會被拉回到IT預算中,并成為運營的一部分,而不是制造差異化的來源。首席營銷官(CMO)說,“我們的成本每年上漲50%,我們不知道該怎麼做,伱能接管這份合同嗎?”
 
  Bartels說,各大公司在Salesforce上的花費比在SAP的花費還要多,這樣的奇聞轶事可謂屢見不鮮,但更廣泛的問題就在于雲服務成本的依據是什麼?他說:“這些成本可能與伱所設想的指标挂鈎。我們希望首席信息官擔心這樣一件事情,即他們是否可能被綁死在為期多年的軟件即服務合同中,在這些合同中,價格與獨立于伱的業務收入的指标相關聯。譬如說,指标就是交易數量;在經濟衰退時期,交易數量也許不會下降,但個别交易的收入可能會下降。伱的收入可能會下降,但這些交易的成本不會下降。”
 
  Bartels建議讓主動管理軟件即服務合同的供應商管理團隊來專門管理合同成本并對其它功能提出請求。這些團隊應該考慮伱可以更換的替代服務,并在談價格和功能時提及這些替代服務。“否則,伱最終雖然會得到各種軟件即服務解決方案,但這些解決方案無法滿足伱的需求,卻會使伱的成本越來越高。”
 
  在靈活性和成本控制之間取得平衡
 
  RightScale的調查中有三分之二的大型組織已經對雲服務和支出進行中心化管理,但這最終可能會産生同樣的官僚作風和延遲,而官僚作風和延遲正是開發人員和個人業務團隊要避免的東西。
 
  新的金融運維(FinOps)運動試圖做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即用集中式采購來獲取可以選擇保留雲實例的費率和折扣,同時仍然使開發團隊能洞悉成本和責任。這個想法就是使用對業務和技術功能都很重要的經濟指标實時做出決策。
 
  Storment說:“伱不應該擔心自己花了多少錢,但伱必須擔心應用程序或業務部門的經濟效益。伱可以了解雲使用量對伱造成的損失,但是如何推動業務發展?伱應該花多少錢?這真的很難搞懂。”
 
  Cloudability的首席營銷官(CMO)Jay Wampold指出,組織越來越多地在一個應用程序中使用多種技術、服務和雲。要真正了解成本,他們必須考慮到這一點,并使其與業務價值相稱。
 
  Wampold說:“伱可能在AWS上運行基礎設施及服務(IaaS)和平台即服務(PaaS),用SendGrid發郵件,用Akamai CDN。伱必須了解滿載的成本。了解伱的雲支出,了解雲支出如何根據收入的多少而漲落則是了解滿載成本的其中的一部分内容,但從長遠來看,這就是單位經濟效益的本質。根據CPU、網絡、RAM和存儲情況,我就可以知道我為每位客戶花了多少錢。這一切都是自動化的,而且還反饋到内部工具中,将非常精細的數據展示給各個團隊看,以便他們可以實時做出決策。我最重要的十個用戶可能會使我花費一筆錢;這沒問題吧?”





責編:pingxiao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