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神灯开户网址為夢而年輕!

首頁 > 移動應用 > 正文

蘋果 CEO Tim Cook:有些話我至死都要說

2019-06-11 11:10:27  來源:雷鋒網

摘要:近期,蘋果在 WWDC 上公布了一系列産品上的進展,但同時它也在面臨着來自多方面的擔憂,比如說中美貿易戰是否會對蘋果造成影響,如何去應對人們日益關心的隐私問題,旗下 App Store 面臨被拆解的潛在風險······
關鍵詞: 蘋果 Tim Cook
  近期,蘋果在 WWDC 上公布了一系列産品上的進展,但同時它也在面臨着來自多方面的擔憂,比如說中美貿易戰是否會對蘋果造成影響,如何去應對人們日益關心的隐私問題,旗下 App Store 面臨被拆解的潛在風險······面對這些問題,Tim Cook 在 WWDC 大會期間接受了 CBS 晚間新聞主播兼執行主編 Norah O'Donnell 的采訪,并給出了自己的精彩解讀。雷鋒網對于這一采訪進行了不改變原意的翻譯,略有調整。

\
 
  以下是 CBS 采訪 Tim Cook 的對話實錄:
 
  問:為什麼伱花了很多時間去談論隐私和安全?
 
  答:因為我認為這是本世紀最重要的問題之一。我們把隐私視為一項基本人權,我們非常擔心我們現在所處的環境會産生可怕的後果。伱可以看到在過去幾年裡發生的一些事情,人們的意識正在建立。我們想給用戶提供工具來保護他們的隐私。用戶的詳細信息存在于很多地方,我認為這些信息不應該真實存在,但現在已經存在了。
 
  問:當我聽到蘋果 Sign in with Apple 的創新的時候,我在想,這是蘋果在嘗試 Facebook 和谷歌使用我們所有數據的方式。
 
  答:我們不是針對任何人,我們關注的是用戶,用戶想要能夠在沒有監視的情況下使用各種各樣的産品和服務。我們正在推進隐私保護,并且我認為這是一個非常合理的要求。
 
  問:伱覺得 Facebook 關注我們的隐私安全嗎?
 
  答:我認為每個人都開始更在意了,人們開始意識到會發生什麼,一些人覺得受到了冒犯。我覺得這是好事,因為我們需要去照亮它。伱可以想象一個環境,在這個環境中,每個人都開始認為是沒有隐私的。如果沒有了隐私,那言論自由也會受到影響。每個人都會知道伱在做的每一件事,這不利于我們的國家,不利于民主。
 
  問:我知道伱曾敦促國會通過一些立法來解決這個問題,國會還沒有采取行動,對嗎?
 
  答:是的,他們還沒那麼做,但我希望他們能夠去做。我們正積極地推動,建議等等,并且我們會繼續做下去的。我認為,國家需要在這方面取得進展,隐私保護應該成為光明的前景。
 
  問:但是,作為一個美國人,一個數據的使用者,我難道沒有權利知道我數據被怎樣使用或是出售的嗎?
 
  答:伱是有這個權利的。不僅如此,在我看來,伱還有權利去停止它、改變它、或是删除它。
 
  問:但我有能力做到嗎?
 
  答:目前伱還做不到。我的意思是,有太多的公司擁有伱的數據,甚至有一些公司伱聽都沒聽過。
 
  問:如果政府沒有采取行動的話,蘋果将如何解決這個問題呢?
 
  答:我們不是在等待政府采取行動,我們正在推進,我希望每個人都有不想在互聯網上被監視的意識,希望他們使用 Sign in with Apple。
 
  問:我想要問一些關于  iTunes 的問題,它推出了有 18 年了吧,将它關閉是一件苦樂參半的事嗎?
 
  答:是的,它推出有一段時間了。我們還沒有完全的關掉它,在歌曲層面上,大多數人将 iTunes 與購買音樂的能力聯系在一起,我們現在還是這麼做的。我們現在所做的是我們已經意識到  iTunes 裡有太多的東西,音頻、音樂、視頻、播客等等,我們需要将這些東西區分清楚,這才是我們的目的所在。
 
  問:我想問伱關于 Screen Time 的一些問題,伱知道伱每天花多少時間看屏幕嗎?
 
  答:我知道的,因為我每周都會得到一份報告,伱也可能會得到這樣的報告。它會告訴我每天花了多少時間看手機,以及我看了些什麼。我發現這是很有意義的。我比我想象的花了更多的時間在手機上,不僅如此,我對手機的注意,拿起手機的次數也很多。因此,我回複了大量的通知,讓我自己不再因為拿起電話而坐立不安。
 
  問:啊哈!所以蘋果的 CEO 說不要總是拿手機是嗎?
 
  答:我是說我們生産這個手機不是為了讓伱一直地使用它,而是讓伱的生活變得更好。每個人都得自己認識到手機對他們來說意味着什麼。對我來說,我的基本準則是,如果我看手機的時間比看别人眼睛的時間長,那我就做錯了。
 
  問:伱應該見過這種情況,當伱走進飯店裡,伱可以看到一些可能約會過一兩次的情侶,他們都是盯着自己的手機看的。這對我們有什麼影響呢?
 
  答:這對我們有什麼影響?我認為,每個人都可以自己決定約會的方式,但我不建議約會的時候盯着手機看。
 
  問:但伱知道我在說什麼。
 
  答:對我來說,我在這方面不是專家。但是我認為我們想要做的是給人們一個工具,讓他們有個方向。對我來說(我想還有很多人)會驚訝于我們如此頻繁地使用手機,去拿起它,去注意到它。如果他們願意,我希望每個人都能夠一次性處理掉信息。
 
  問: iPhone 可以說是人類有史以來最成功的消費産品。然而,父母和其他一些人卻在掙紮于如何使用它。它是否分散了我們的注意力?還是改變了我們的互動方式?
 
  答:我還沒有看到證據證明這些,但是用戶曾經告訴過我們,他們的孩子過于頻繁地使用手機。但我們也聽說了一些其他的事情,那就是父母也花了大量的時間在手機上。Screen Time 不僅聚焦于孩子,也聚焦于父母,因為無論是誰,如果我們知道我們在做什麼,那麼,我們就能夠做出我們想要做的改變。
 
  問:我要來問問一些其他的新聞。政府正在調查大型科技公司。從本質上說,像Facebook, 谷歌和蘋果這些公司是不是太大型了?蘋果是超大型公司嗎?
 
  答:不是的,我不這麼認為。我認為就規模而言,審查是公平的,而且我認為我們應該接收審查。但如果伱看看任何關于蘋果是否壟斷的衡量标準,我不認為任何理性的人會得出蘋果是壟斷的結論。我們的份額要小得多,在任何市場中我們都不是支配地位。
 
  問:伱是說伱們不是壟斷者。
 
  答:我們不是壟斷者。
 
  問:但是在競選總統的 Elizabeth Warren 說過,蘋果應該分拆 App Store 和其他的一些業務。
 
  答:我非常不同意這句話。我想有人會說,如果伱在銷售一個商品,那伱就不能有一個能和這個商品競争的産品。(雷鋒網按,運營這一平台或是在這一平台上發行應用,蘋果不能同時從事這兩種業務。)我認為這是争議的一部分,但這個論點就是引導伱認為,沃爾瑪(作為一個零售商)不應該儲備替代産品或是自有品牌。幾十年來的法律都是這麼規定的。但是,我認為審查是好事,我們會把我們的故事告訴任何我們需要去告訴或者想聽的人。我對我們所處的位置很有信心。我們和用戶是一邊的。在隐私上,我們是站在消費者一邊的。在阻止假新聞上,我們是站在消費者一邊的。我們一直也是這麼做的。我們不是虛假新聞的擴音器,不是讓群體互相對立的擴音器,也不是色情或諸如此類的東西的擴音器。這不是我們要做的,我們從來沒有做過。
 
  問:那 Facebook 是虛假新聞的擴音器嗎?
 
  答:我認為,如果伱願意的話,任何一家公司都能夠以一種非策劃的方式推動新聞。就我個人而言,我不是很相信現在的人工智能有能力去辨别什麼是真的,什麼是假的,所以我對當下所有采取信息流方式來推送新聞的機構都保持擔憂。我們用我們的新聞産品所做的,不是創造新聞,而是挑選最熱門的新聞,我們有人在做這樣一件事情。另外,我非常擔心人們會像機器一樣思考,不是機器像人一樣思考。
 
  問:那伱擔心在下一屆總統競選的時候會發生什麼嗎?
 
  答:我所擔心的是假新聞不受控制了。我确實擔心外部力量會利用它來操縱人們的思想。我認為我們所有人都應該感到擔憂。
 
  問:中美貿易戰對蘋果的打擊有多大呢?
 
  答:目前,中國一點也沒有針對蘋果。實話說,我不認為會發生這種事。
 
  問:但有報道稱,如果僅對 iPhone XS 征收 25% 的關稅,就會給已經非常昂貴的設備增加 160 美元。這會影響銷售嗎?
 
  答:當然是會的。我希望這不會發生,我不認為會發生這種事情。我知道人們覺得 iPhone 是中國制造的,是在中國組裝的。事實是, iPhone 是在很多地方制造的。因此,對 iPhone 征收關稅會對所有這些制造 iPhone 的國家造成傷害,但最受傷害的是美國。
 
  問:特朗普總統稱伱為朋友,伱如何描述伱們的關系呢?
 
  答:我覺得我們有過很直接的讨論。我很欣賞的是,他是聽取意見的。有些時候他不同意那些意見。但我的處世哲學是,即使伱知道伱最終會站在截然相反的一邊,伱也要始終投入。因為改變别人想法的唯一方式就是說話。其實,我對 DACA(童年抵美者暫緩遣返政策)和其他移民問題有非常不同的看法,還有關于氣候變化和其他的一系列問題,但這并不妨礙我對其他可能有共性的事情發表看法。
 
  問:有很多其他的 CEO 和技術領袖說,他們并沒有和特朗普總統會面過,但伱是定期到白宮去。
 
  答:确實是這樣的,我很自豪。因為我不相信“我不同意伱的觀點,所以我不想跟伱有任何關系。”
 
  問:特朗普總統和行政機關已經在封禁華為了,伱擔心中國最終會因此而報複蘋果嗎?
 
  答:我又想了一下,我覺得我們在中國開辦公司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了,我相信,尊重是雙方的。我不認為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但不是說我保證未來一定不會發生這種事,隻是我不期望會發生這種事。
 
  問:我知道伱很關注移民問題。這影響到伱公司成百上千的員工,伱曾在白宮中直接地談到這個問題,伱們和 100 位首席執行官一同敦促國會通過移民改革法案,但至今還沒有什麼成果。
 
  答:是的,我對此很失望。我擔心我們失去人性,迷失在數字、政治和其他的一些事情中。我很簡單看待這個問題。我們蘋果公司的這些人,我相信他們在很大程度上代表了所有夢想家。我們有三百多個人,他們和我們一樣都是美國公民。我就是想不出為什麼有人會花 30 秒的時間去思考他們不是(美國公民)。他們在孩童時期就來到這裡了,有的是六個月的時候,有的是一歲的時候,有的是兩歲的時候。他們沒有決定要越過圍牆。這無關數字,無關政治,這關乎人性。
 
  問:但這是總統的戰鬥口号。建起圍牆。他正在競選連任,正在籌集資金,這是他每天在做的事情。
 
  答:是的,總的來說,我認為移民是一個很複雜的問題。但是就 DACA 這個政策而言,我的态度(雷鋒網按,反對廢除 DACA)是很直接的。如果要花很長時間,我會一直講到我死去。實話說,我想要邀請任何想來蘋果見我的人,因為這些人都是了不起的美國人,他們當之無愧,他們應該留在這個國家。如果發生别的事情,那将是一場悲劇。對我來說,這是清楚的、簡單的。





責編:pingxiaoli